《纽约时报》:请称其为“冠状病毒”

我们之前已经经验了许多次了。在14世纪,黑死病激发了针对犹太人、加泰罗尼亚人、宗教首脑以及乞丐的大局限暴力;当梅毒在15世纪伸张时,它又被称为那不勒斯、法国、波兰和德国疾病。1899年,疫病袭击火奴鲁鲁时,官员们烧毁了夏威夷唐人街。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像埃博拉(Ebola)、非典(SARS)和兹卡病毒(Zika)这样的熏染病更是加剧了对特定地域某人群的敌意。

人民网讯 《纽约时报》日前颁发评论文章《请称其为“冠状病毒”—— 疾病和成见早已并存,我们可以在2020年做得更好》。文章指出,在一个布满惊骇和危险的时期,需要连合、人道、牺牲和但愿,而不是歇斯底里或恼恨。不幸的是,特朗普总统、其内阁中某些成员以及一些守旧的政治家选择存心利用“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来煽动这种成见。文章号令,疾病侵扰到我们糊口的方方面面,所有美国人都应尽一切尽力保持连合和同情心。

文章摘编如下:

 

由新冠状病毒流传导致的反亚洲恼恨的伸张不只是政治的产品,还陪伴着致命病毒暴发而发生的深深惊骇。疾病侵扰到我们糊口的方方面面,所有美国人都应尽一切尽力保持连合和同情心。(燕勐) 

跟着新冠状病毒从中国武汉的扩散,陈腐的反亚洲成见也随之伸张。并非只有美国存在排外的状况。日本配合社也报道了在新冠状病毒袭击过的处所产生的雷同反亚洲成见事件。

纽约时报网站截图。  

纽约时报网站截图。

到了2020年,亚洲人由于被称为是“中国流感”、“武汉冠状病毒”或是“外国病毒”的来历而在美国和世界各地遭到报复。再一次,一种神秘的、流传迅速的、有时是致命的疾病正加剧种族主义和恼恨。

而不幸的是,特朗普总统、其内阁中某些成员以及一些守旧的政治家选择存心利用“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来煽动这种成见。已往几个月曾利用“冠状病毒”说法的特朗普先生上周开始僵持利用“中国病毒”的表述。他周一在推特上表达了对亚裔美国人社区的支持,但他的很多在线支持者已经接管了他之前的表述。

世界卫生组织催促不要在场合、人或动物后定名新的熏染病,这会造成仇外心理和成见,而改为利用诸如“冠状病毒”(coronavirus)之类的通用描写性术语。世卫组织暗示,诸如中东呼吸综合症、西班牙流感、猪流感或猴痘之类的名称大概会造成严重效果,如强烈排出特定地域的人员,以及不须腹地宰杀动物。

在将病毒与中国接洽起来的同时,特朗普总统还采用了国务卿蓬佩奥的概念,菜篮子,称武汉或中国的状况是对中国宣布虚假信息以及延迟让世界知道疫情暴发的报应,有大概要求中国为此认真。

尽量与曾经去过高传染率地域的人保持间隔有医学原理,但让中国人(或其他任何人)对这种熏染病认真任,可能断定他们更有大概是其携带者,都是愚蠢和恶意的。

在一个布满惊骇和危险的时期,需要连合、人道、牺牲和但愿,而不是歇斯底里或恼恨。这应该是世界政治、社会、宗教和公司率领人分秒必争地寻找应对致命病毒要领时发出的信息。很多率领人就是这样做的。

猜你喜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