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日,内蒙古自治区医护人员郑惠颖在鄂尔多斯接管记者采访时说:“20日从湖北返回老家,进入14天断绝期,这段日子只能用暖和来形容。”

图为郑惠颖正在享受可贵的念书糊口。郑惠颖本人提供

  采访中,郑惠颖对这段经验并未决心提及,她依然“逗留”在沙洋县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回想中。她说:“在沙洋县的时候,本身身体并欠好,其实是靠着毅力撑过来的。”

  让她最难忘的是,3月19日沙洋县的撤离前夜,她写下在沙洋县的最后一篇“战地日记”,然后泪如泉涌。

  “街道两旁的绿树已由新绿酿成浓绿,一树一树的海棠花、玉兰次第开放,这么优美的春天从我身边一一闪过……陪伴着病区最后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人即将出院,所有病人就要清零,我们也将分开湖北这个莺啼燕语的春天,回到冰天雪地的北国。”

图为郑惠颖正在享受可贵的念书糊口。郑惠颖本人提供

  在她看来,这场疫情给每小我私家心灵带来创伤的同时,又让人们看到了伟大故国的温和煦气力。(完)

  这位颇具“文艺范儿”的医护人员说:“断绝期已快一周,但我依然会从梦中惊醒,感受还在沙洋县上班似的,太铭肌镂骨了。”

  对付断绝期的糊口,郑惠颖先容说,“断绝期队友之间是不答允晤面的,天天偶然能见到的是为我们配送三餐和水果的处事员。”

  “我一向不喜欢热闹,很享受这种独处的年华。窝在沙发上读一会儿书,在落日中朗诵一首诗歌,钻进撒满了玫瑰或康乃馨花瓣的浴缸里,泡上一个小时的泡泡浴……被断绝的糊口是如此优美!”在3月24日的一篇日记中,郑惠颖如是写道。

  在这篇日记中,她写道:“那也是我在沙洋最后一次下班的路上,正午时分,阳光真好!我却不敢昂首去看,它炫目得让人想要堕泪……布谷鸟和斑鸠的啼声越发热烈,此起彼伏,像是一场盛大的音乐会即将揭幕。”

  这位来自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人民医院照顾护士部内科系的护士长,因一张拍摄于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照片被湖北荆门画家禾苗存眷。随后禾苗作画称之为“草原仙女”,她也被媒体一连存眷。

说案

猜你喜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