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 "梅姨案"被拐15年的孩子已经跟亲生父母团聚,"梅姨"仍是谜

  3月7日,寻子15年的申军良来到广州市增城区刑侦大队,在警方的安排下,办理与儿子申聪见面的手续。

  连续近3天50多个小时,申军良只睡了1个小时。昨晚他和妻子、律师赶到广州,今天一早6点钟就开始接受媒体的采访。

  上午8点多,警方来到宾馆与申军良一家沟通上午认亲事宜,临近中午,申军良及妻子、代理律师一起前往广州市增城区刑侦大队办理认亲手续。

“梅姨案”被拐15年孩子已和亲生父母团聚 “梅姨”仍是谜

  警方:申军良夫妇已与失散15年的儿子团聚

  下午五点,警方召开说明会,对申聪被拐案件进行说明通报。警方称,申军良寻找儿子申某的案件有关部门非常重视,公安部省公安厅多年来投入大量警力侦办该案。今年一月份发现申某的线索,随后展开工作。今天请申军良过来,主要是办理相认手续以及核实案情相关细节

  警方透露,申聪目前身体健康,性格阳光,喜欢打篮球,同时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学生,昨天刚刚知道自己的身世,为避免其突然曝光在媒体视野中,警方在找到申聪后,第一时间邀请了心理辅导师对他展开心理辅导,保护孩子身心健康。

  此前,申军良代理律师付建称,申聪在与警方沟通过程中明确表达愿意回到亲生父母家生活。但在通报会上,警方表示还要进一步与双方沟通,并且考虑各方意见,暂时不能确定申聪未来在哪里生活。

  3月7日22时,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通报:今晚19时许,在双方意愿下,广州增城警方安排了申军良夫妇与失散15年的儿子申某团聚。

  通报称,发布会前,申军良对媒体表示,孩子还未成年,不希望儿子的照片和视频被曝光出来。代表全家人感谢负责侦办和督办孩子案件的所有领导和警官们,“没有他们,我的儿子不可能这么快找回来!”

  广州警方也希望广大媒体朋友从尊重家属意愿、保护未成年人私隐、展现人文关怀的角度出发,给予认亲双方一定的私人空间和心理调整期。

  警方: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梅姨存在

  通报会上,警方还介绍,申聪是在梅州找到的,他的养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经办收买申聪的事宜主要是申聪养父的父亲,也就是他目前家庭的爷爷操办,但这位老人已经去世。目前,申聪的养父母正在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

  对于外界关注的人贩子梅姨,警方称,梅姨的线索来源于落网人贩子张维平的供述,但除了他的供述外,没有证据证明梅姨是否存在,警方多年来核实了很多信源,对外来人口和暂住人口都进行了排查,目前为止也没有找到证据证明梅姨存在。但公安机关仍希望社会各界提供有关梅姨的线索,警方会逐一核实。有关涉及“梅姨”案件另外6名被拐儿童,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工作,将尽全力侦破。

  焦虑的等待,让春节变得漫长

  从28岁到43岁,申军良人生的黄金年龄都用在了寻子的路上。

  庚子年春节前,申军良接到广州警方的电话,警方一再跟他确认申聪的信息,并让他准备行李,等待着警方的通知。

  申军良感觉到,申聪就要回来了。

  他后来几度追问,得知警方已经找到了申聪的线索,并通过与申军良夫妇的DNA比对,确定了申聪的身份。

  申军良难以掩盖激动之情,他本想马上就前往广东认亲,但因为疫情的影响,警方的行动暂缓,申军良只能在家里继续等待,每天在房间里转圈,盯着手机上民警的微信运动,看他哪一天走的步数多,他就觉得“警方是不是行动了”。

  这个春节申军良过得比以前15个春节更觉得漫长,由于案件还在保密阶段,不能对外发布,但他仍旧无法掩饰住内心的兴奋,对他信任的亲人、朋友、媒体和志愿者,他都不止一次地分享自己的喜悦。但最后都还会再补充一句:这个事情千万别说,我怕节外生枝。

  在等待期间,申军良走进家里为申聪留着的房间,把为申聪准备好的床打扫了一遍,他想去给申聪买套新衣服,但不知道尺码,服装店在疫情期间也都不开门,这些都让他异常焦虑。他还把早就做好的锦旗也找了出来,“这次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庚子年的春节,申军良没有发任何一篇朋友圈,这和他过去几年在朋友圈转发寻子信息和媒体报道截然不同。他在家深居简出躲避着疫情,计算着天数,疫情什么时候能过去,等疫情都过去了,大家都能出门了,他就能见到申聪了。

  临出门的前一天,申军良反复跟警方确认了申聪的身高体重,特意为申聪挑选了一件“最好”的衣服,还带去了特意给儿子留下的几个N95口罩。申军良自己也穿上了以前在央视录制节目时的紫色衬衫,他说见儿子时显得精神一点。

  儿子已经上了初三

  “他现在怎么样了?好不好?”这是申军良坚持寻子15年最想知道的问题。警方向申军良透露,申聪已经上初三,马上要中考,养父母在深圳打工,家庭条件一般。家里有1个姐姐,下面还有1个小了1岁的弟弟。

“梅姨案”被拐15年孩子已和亲生父母团聚 “梅姨”仍是谜

  “看来养父母可能是想要一个男孩才买的他,后来又生了一个男孩。”申军良告诉北青报记者,他还是很担心,毕竟15年来亲生父母不在身边,担心儿子会不会排斥他们。

  尽管此前申军良说会尊重儿子的选择,但骨子里他还是想把儿子带回济南的家,毕竟这是他坚持15年的动力,但他又担心从小在广东长大的申聪会不习惯,“要不我把他爱吃的南方的食品都买回去,我可以留下几家店铺的联系方式,以后快递回去给申聪吃,他喜欢去玩的地方,我也会带他去玩,只要他能跟我回去,都行。”

  申军良说,出发前他已经从警方那里要来了儿子的照片,照片上的他依稀还是小时候在学步车上蹒跚的样子,“长得更像他妈妈,虽然15年没见,但我相信我还是一眼能认出他来。”

  谈到申聪的养父母,申军良说他的感情很矛盾,一方面感谢他们抚养了申聪15年,但这15年对于申家来说是煎熬的15年,“买孩子是不对的,他们应该为此承担责任”。

  不满周岁的儿子被抢

  他放弃企业管理工作踏上寻子路

  申聪被抢的时候还不满周岁,2005年,申军良从老家河南来广州增城打工,他是企业里最年轻的中层经理。眼看着申聪快要过周岁生日了,申军良忙活着儿子的周岁宴,却没想到突然接到了家里的消息,儿子被抢了。

  当时申聪的母亲已经怀上第二个孩子,申聪未满周岁躺在小床上。住在申家斜对门的人贩子冲进房间,抢走了申聪。申军良赶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张空空的小床和惊慌失措的妻子。

  在此后的无数个夜晚,申军良都很懊恼,他作为一个父亲,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甚至连跟人贩子搏斗的机会都没有。

  申聪被抢后,申军良回忆人贩子的情况,那家人住在他家斜对门一段时间了,经常会很热情地来抱抱申聪,当时孩子刚周岁,周围邻里都很喜欢他,谁都会来抱抱,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申军良描绘着人贩子的相貌,拿着申聪的照片四处寻找却没有踪迹。他辞去了工作,拿出所有的积蓄,多年间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行李箱中除了几件单薄的衣服外,全部都是厚厚的寻人启事。

  听说孩子被卖到了珠海,就赶去珠海,寻人启事贴满了大街小巷。有人打电话说给钱就可以告诉他孩子的消息,他也抱着一线希望相信了。还有一次,在寻子的路上申军良遇到抢劫,他祈求对方不要把手机抢走,因为所有寻人启事上都是那个手机号码。

  寻子十年后人贩子落网,他却空欢喜一场

  寻子10年,大海捞针,没有一点靠谱的线索。直到2016年,申军良接到了警方的电话。他以为申聪找到了,但警方告诉他了另一个消息,拐卖申聪的人贩子周容平、张维平落网。2003年到2005年间,这伙人贩子在广州等实施多起拐卖儿童案件。这个消息,让申军良看到了曙光。

  申军良以为他能很快见到儿子,还借了一辆车,等着警方的电话。结果,希望却落空了。

  张维平一开始提供了假口供,说孩子被卖到了增城,后来又重新供认孩子被卖到了紫金县。周容平、张维平参与拐卖的儿童中,有9名儿童是经由一个叫“梅姨”的妇女联系下家卖掉的,其中就包括申聪。

  2018年12月,法院对周容平、张维平等人公开宣判,判处周容平、张维平死刑,但“梅姨”一直没有踪影。

“梅姨案”被拐15年孩子已和亲生父母团聚 “梅姨”仍是谜

  申军良找到了这9个跟“梅姨”拐卖儿童案有关的家庭,他想组织大家一起寻找孩子,但这些家庭的情况并不一样,有的已经有了新的孩子,新的生活,有的则因为家境原因无法脱身,还有一位被拐孩子的大伯告诉申军良,他家孩子被拐卖后,孩子的父亲寻子多年无果,在一次寻子路上寻了短见,跳下火车自杀身亡。

  申军良独自一个人再次走上了寻子道路,这一次,他的目标更加明确——除了找申聪,还要找“梅姨”。他想要将“梅姨”绳之以法,并通过“梅姨”找到申聪的线索。

  找儿子也找梅姨,求“神笔警探”画出模拟画像

  申军良没想到,寻找“梅姨”一点不比找申聪容易。根据周容平、张维平供述的线索,申军良四处打探得知,“梅姨”65岁上下,身高约1米5,偏胖,讲粤语,也会讲客家话,语速比较快。2003年至2005年间,长期居住在广州市增城区汽车站附近的何屋村,平时以做红娘为生。

  申军良沿着这条线索寻找梅姨没有找到。后来他发现梅姨曾在紫金县水墩镇和一个老汉同居过几个月,于是又去找到了这位老汉,老汉告诉他梅姨并不是紫金县人,因为她讲的客家话跟紫金的客家话不同,他也不知道如今梅姨去了哪里。

  还有线索说,梅姨曾经在电话中说自己的老家是韶关新丰,申军良怀疑梅姨的娘家或者婆家之一就在韶关,但他去找后也没有找到线索。

  在寻找梅姨的过程中,申军良手持一份由警方绘制的模拟画像,可是很多跟梅姨有过交集的人都说,这张画像上的人跟申军良口中描述的“梅姨”长得不一样。

  他自己在寻子的过程中也意识到,随着时间的推移,申聪已经长大,用不满周岁的照片来寻找儿子,就是他自己也不认识了。

  2017年的时候,申军良在紫金县一所中学门前发寻人启事的时候,无意中从手机上看到章莹颖案的报道,“神笔警探”林宇辉通过监控录像里几个模糊的马赛克图像绘制出了嫌疑人克里斯滕森的画像,与后来落网的凶手相似度80%。

  于是,申军良找到林宇辉,希望对方能帮助他绘制申聪长大以后的模拟画像。林宇辉根据申军良的长相绘制了第一幅申聪的模拟画像,后来申军良觉得儿子长得更像妈妈,于是带着妻子又去找林宇辉,林宇辉又绘制了第二张模拟画像。这张画像让申军良觉得,儿子申聪就在眼前。

  后来,申军良通过警方的协调,又带林宇辉去了广东,评论,找到了跟梅姨有交集的人,通过他们的口述,林宇辉绘制了梅姨的模拟画像,见过梅姨的人都说,这张画像相似度达到90%。

  警方找到2名被拐儿童,他感觉申聪要回来了

  有了这两张画像,申军良觉得找到儿子指日可待。很多媒体知道他寻子15年的事迹采访他,申聪和梅姨的画像很快就在网络上传开了。

  但申军良没想到这种传播后来一发不可收。在申军良的引导下,退休后开始为被拐儿童绘制模拟画像的林宇辉,为了让梅姨的画像更好辨认,找人通过计算机完成了涂色,结果这种彩色的梅姨照片通过申军良发布出去后,在网络上刷屏了。

  一时间,举国打拐寻找梅姨,全国多地都有关于梅姨的线索上报,但经过警方一一核实,都不是梅姨。警方发布通告,有关梅姨的线索,尚不明确。

  经历过舆论漩涡的申军良又得到了一个好消息,警方通过优图技术进行相貌识别发现新线索,被“梅姨”经手卖掉的9个孩子中的2人被比对出来。其中的一个孩子就是那个父亲自杀,母亲改嫁的家庭。

  听说了这个消息,申军良一夜没睡,当天他在楼下踱步几个小时,回想着自己14年来的经历,他觉得自己每走一步,就离申聪近了一步。

  为找孩子负债几十万,觉得亏欠家庭

  此时申军良的家庭早已破产,后来几年他每年都要出来五六次找申聪和梅姨,旅费都是从亲朋好友处借来的,累计负债已达几十万。申聪的妈妈因为儿子被抢,患上了精神疾病,虽然有所好转,但仍不稳定。申聪的爷爷奶奶为了赚钱填补家用还在四处打工。

  申军良后来又有了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出生时申军良都没有在身边,长期以来他一直在外奔波寻找申聪,没有给这两个孩子太多的关照。两个孩子学习成绩都不错,只是性格有些内向,申军良觉得同样亏欠他们太多。

  2019年底,申军良又打听到梅姨曾在鸡公山一带,他又借了钱,带着一箱子寻人启事去鸡公山找,仍旧没有线索。

  申军良一直坚信2020年他能够找到申聪,因为2020年1月1日是农历腊月初七,恰好是申聪的农历生日。很多年来,他一直都想给申聪过生日,但考虑到妻子的精神状况,他不敢给妻子带来太多刺激,所以忍了15年。

  每年春节吃团圆饭的时候,申军良都会给申聪留一个位置,摆上碗筷,端上饺子。2020年春节,他从警方那里得到了申聪的线索。申军良说,他现在想要骄傲地跟所有人说:我是申军良,申聪的爸爸。我的儿子找到了!

猜你喜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