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案被拐男孩找到了父亲从济南赴广州认亲


“梅姨”案被拐男孩找到了父亲从济南赴广州认亲



  

  据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3月6日晚通报,3月4日,增城警方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挥和梅州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寻找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
  “我太激动了,我们全家都太高兴了!”3月6日晚,申某的父亲申军良告诉记者,他接到广州增城区警方的通知后,3月5日和妻子、弟弟驾车从山东济南出发,6日晚到达增城。
接到警方通知申军良激动到哽咽
  3月6日晚,广州警方通报,已在梅州寻找到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目前,其在深圳务工的养父母也被带回协助调查。警方表示,近日将按照疫情防控相关规定,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组织认亲工作。此次警方寻回的申某,即河南人申军良的儿子申聪。
  对于即将与儿子申聪相认,申军良期盼了太久。事实上,在2020年春节前夕,他就从警方获得消息——申聪找到了,DNA比对信息完全符合。“这次绝对是真的,假不了。我儿子找到了!”当时在电话里,申军良将该消息告诉记者时激动得几乎哽咽。
  由于警方仍需展开相关工作,以及春节、疫情等因素的耽搁,申军良夫妇赴广东与儿子相认,便推迟至今。
15年前俩男子闯入屋内抱走申聪
  1岁时被拐的申聪,如今已经16岁了。
  这起拐卖儿童案件得回溯到2005年。当时申军良在广州增城一家企业务工,租住在石滩镇沙庄。白天他去单位上班,妻子于晓莉在家带孩子——儿子申聪2003年农历十二月初七出生,当时1周岁。
  申军良说,那一年的1月4日上午,两名男子突然闯入屋内,将于晓莉捆绑,强行抱走了躺在床上睡觉的申聪。
  经历失子之痛的于晓莉一度精神失常。申军良则踏上了漫长的寻子之路。
  1977年出生的申军良是河南省周口市人。为了寻子,他变卖了家里的房产,投奔山东亲友。
  寻子这些年,申军良走了大半个中国,脚步遍及乡镇村落。每到一个地方,他首先就是打印寻人启事发放。乡镇上的电线杆、村里的房屋墙壁,甚至是鲜有人居住的偏僻地,他也会在路边的树干贴上寻人启事,“这些年光寻人启事就贴了近一百万份。”
  当年他第一个去找的地方是广东东莞,距紫金县只有200多公里。“找了那么多年,又转了回来。”他说。
  寻子路上,申军良结识了十多个寻子家庭,包括湖北人孙海洋。“打拐题材”电影《亲爱的》中,张译扮演的富商韩德忠原型就是孙海洋。
被告人拐卖的9名儿童已找回3人
直到事发11年后的2016年3月,申聪被拐一案获得突破——包括周容平、张维平在内的5名涉案人员先后被警方抓获。
  2017年8月,记者开始对此案进行连续报道,申军良寻子一事引发社会关注。
  2018年12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1月4日上午,被告人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联手将申军良的儿子申聪抢走。当时陈寿碧在楼下把风,周容平负责接应,杨朝平、刘正洪携带透明胶、辣椒水等工具闯进出租屋,将申聪的母亲捆绑控制,强行抱走1岁的申聪,并将其交给周容平、陈寿碧夫妇藏匿。此后,周容平将孩子交给张维平。张维平将申聪卖至河源市紫金县。
  此案5名被告人均是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人,来自同一个村,均被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刑,其中张维平、周容平一审被判处死刑。
  一审判决书显示,张维平被认定拐卖了包括申聪在内的9名儿童,作案时间是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被拐的9名男童,当时最小的1岁,最大的3岁,除了一个孩子卖到惠州市惠东县大岭镇,其他8人被卖往河源市紫金县。每拐卖一名儿童,张维平等人非法获利1.2万元左右。
  张维平还交待,他拐卖9名儿童,都是通过一个叫“梅姨”的中间人联系买家。2017年6月,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曾公布“梅姨”的模拟画像,向社会征集线索。至今“梅姨”尚未归案。
  张维平、周容平等人拐卖儿童一案,目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正进行二审。与此同时,广州警方加大力度查寻被拐儿童。
  2019年11月,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通报,已找回张维平等人拐卖儿童案件中的两名被拐儿童。记者从被拐儿童家属处获悉,此次找到的两名儿童,系2003年被拐的贵州儿童陈前(化名)、2005年被拐的四川儿童杨佳(化名)。
  两个月后,热议,好消息再次传来。警方根据DNA比对等信息核查,发现了申军良被拐的儿子申聪。
  3月5日,申军良夫妇从山东启程,赶往广东认亲,3月6日晚抵达广州市增城区。
  “15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申军良告诉记者,他现在非常期待见到儿子。父子相见的场景,他已经在脑海里想过“无数遍”了。(综合澎湃新闻等)

猜你喜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