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紧急状态一个礼拜,我在美国超市的囤货见闻

进入紧急状态一个礼拜,我在美国超市的囤货见闻

文|rere

“你看看网上有没有卖米的,让他们送一袋过来吧。” 奶奶端着饭碗,微微蹙着眉头,欲言又止地开了口。这个时候,我们家里有没吃完的半袋米,一包刚打开的20斤包装和一包没打开的50斤包装的大米,此外还有约20斤各式杂米、30斤面粉,4大包面条、以及一箱半的方便面。

我们州已经进入紧急状态一个礼拜,从上周三开始,自大学到公立中小学、再到私立幼儿园,陆续停止上课。上周五,美国总统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我从当地的华人微信群中看到,各个超市人满为患。我心里庆幸,作为华人,作为家中有武汉亲人的华人,从美国疾控中心宣布有社区传播可能的那天开始,我就情不自禁地陆陆续续开始囤积起物资了。我想,待到周二华人超市常规性补货,再去买趟蔬菜就足够了。

周六,法定的休息日,特朗普就新冠肺炎的问题召开了记者会。周日,美联储宣布利率为零。同日,我先生听说了几个年长朋友的消息,都准备从美国的大城市搬到地广人稀的乡下去避灾。我则收到了来自国内朋友的问候,他们一致表示,不要等到周二再去卖菜,周一人少的时候就去,“早去早回,免得夜长梦多。”他们说得对,这是最直接的经验之谈,我必须周一店一开门就去买菜,而且,我心里想着,我东西似乎囤少了,我应该再补充一些。

于是我列起了长长的单子:起码三周的新鲜蔬菜水果,冰箱冷冻柜能容纳下的肉类,一个月以上的主食,可以供给全家人两周以上的水、罐头蔬菜、罐头肉类,退烧药、止泻药和维生素C。我先生在单子后面加上了:野外生存用的净水设备,煤炭和煤炭炉子,以及工兵锹。

3月16日,周一,上午九点二十,我开车出门,戴着口罩,车上放了三双一次性手套、一瓶免水洗手液。

进入紧急状态一个礼拜,我在美国超市的囤货见闻

在华人超市,我的购物车

Costco里,

已经没有任何消毒产品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春天早上,路边的树叶子尚未长全,枝上有娇嫩的粉色花儿摇曳,天上满满地积压着沉沉的云,却不知从何处透出光亮,并不显得阴暗,空气中湿度很大,无雨似有雨。我在车里感觉到雨的气息,因为我一路将车窗打开,通风透气——听说这是防疫的有效方法。

我去的第一站是大型仓储式购物商店Costco。事实上,我已经在它的送货到家服务网站上面下单了,然而还是来到实体店,看能不能找到网上显示没货的消毒喷雾。Costco还没开门,但已经排起了队。这样的场景,我只在前年超大飓风来临之前看过,不过眼下的队伍没有当时那么长,可能也就二十来个人,而且很快Costco就开门了,比正常营业时间提早十五分钟。

两个星期前的周一,正是我开启囤货模式的第一天,我来到Costco,发现货物摆放的方式变化了,原来最角落的瓶装水摆到了显眼的位置,于是我搬了两箱。那天,我碰到一个朋友,她指着购物车里的两排消毒喷雾,说看到别人都拿这个所以也跟着拿了,不知道有没有用。我信誓旦旦地跟她说用不上,如果家里真的需要消毒的话,据说湿巾比喷雾安全。她又指指自己的购物车,她也和我一样拿了消毒湿巾了。而我路过消毒喷雾的货架时,意志坚定地走开了,觉得自己维持了一名“简简”的骄傲。

但一个星期前的周一,我们州出现了两名确诊病例,意大利封国。那天我又来到了Costco,又一次搬了两箱水,开始买了几样罐头,经过消毒喷雾的地方,我也拿了一排。

来到Costco,我看到门口立了这么一块白板,写着:我们还有餐纸、吞拿鱼罐头、瓶装水、米、烤鸡;我们已经没有消毒液、消毒湿巾、鸡肉罐头、婴儿湿巾、厕纸、厨房纸、盒装抽纸、洗手液——Costco已经没有任何消毒产品了,包括曾经被我嫌弃、如今我又抱着一线希望前来寻觅的消毒喷雾。

进入紧急状态一个礼拜,我在美国超市的囤货见闻

Costco门口的提示牌

Costco里,包括工作人员在内,没有人戴口罩,除了包括我在内的几位华人。等待烤鸡出炉的地方,人们排起了长队。生肉的冰柜里,鸡翅全部卖完了,只剩下整鸡。炒菜的食用油也没有了,只剩一些小瓶的橄榄油。厕纸类的货架毫无疑问地空了。

让我意外的是蛋奶区,永远都是满的货架竟然也空了好几层。我一直以为美国是蛋奶供应相当充足的地方,万万没想到蛋奶这类不易储存的东西居然也会卖得这么快,等到我结账的时候,百姓,更是意想不到——鸡蛋每人限购一盒。限购水,限购消毒用品,限购手套,这些我都能想到,就是没想到居然到了鸡蛋也要限购的地步。

进入紧急状态一个礼拜,我在美国超市的囤货见闻

Costco的蛋奶区,已经空了不少

华人超市,

全员戴口罩

到了华人超市继续囤货。华人超市里一派风平浪静,全员戴口罩。其实从停车场下了车就感觉不一样了,下车购物的人都纷纷掏出口罩戴上。进了超市,每个工作人员的脸上,不管是华人还是西裔,几乎都严严实实地罩着口罩。

货架上的货不算很多。平常的周一也是华人超市架上货物最少的时候,所以我没觉得有什么异样,我甚至还买到了整箱的消毒水。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大瓶装的生抽卖完了,罐头里最好吃的那种午餐肉也卖完了,豆豉鲮鱼罐头卖完了,橄榄菜鲮鱼罐头只剩几个,鲜炸鲮鱼和梅菜鲮鱼还有不少,小包的榨菜卖完了,大包装的大米没剩多少,小包装的各式杂米倒还是很丰富。

刚刚在Costco停车场,我看到一对黑人夫妇问一名佩戴着口罩的华人,你是在哪里买到口罩的。那时我想,因为我们华人早就知道这个疫情的严重和口罩的重要性,所以通过各种渠道准备好了,等到现在才开始找恐怕很难。进入满是口罩的华人超市之后,我涌起了隐忧:之前已经出现了针对亚洲人的“仇恨犯罪”,如今在口罩拥有率这件事情上有这么显著的对比,无疑是增加了极大的刺激——不管如何宣传口罩不重要,有口罩而选择不戴、跟没口罩而不得不戴,那是完全不同的心态。

回到家,爷爷奶奶听到车响,打开车库门准备出来帮忙。我连忙摇下车窗,挥手示意他们退回室内。待到车库通往客厅的那道门紧闭之后,我这才把采购来的东西搬出车子:没有外包装的,都套上一个家里储存罐的塑料袋;有外包装的,都用消毒湿巾擦了一遍——虽然没有买到消毒湿巾,但拥有三大桶消毒水的我,完全可以负担这种纯粹为了安全感的奢侈行为。我甚至将买来的西瓜也擦拭了一遍。把外套和包挂在我提前放在车库里的衣架后,犹豫了片刻,我没有将摘下的一次性口罩扔掉,而是一起挂到了衣架上让它通风晾干。虽然有国内的朋友给我寄口罩了,但在没拿到之前,我决定珍惜手中的每一个存货。我将眼镜也留在了车库,光着脚直奔浴室,洗澡洗头。

跟家里人分享购物见闻。奶奶忧虑极了,万一超市一直没有米怎么办。爷爷说,家里还有这么多,再说超市肯定会补货的。奶奶并不能释怀,她说,我们武汉那些朋友不都是这样,开始都以为不够就去超市买,哪知道后来会那样。

我先生却沉吟道,明天,把家门外那副春联摘了,再看看有什么中国元素的东西,也弄走吧,最起码,到最糟糕的时候,不要让人家一眼就能发现这是一个华人家庭。

2020年3月16日,美国确诊人数4700,美股刚开市即又一次熔断。我离开Costco前顺便把汽车的油加满,1.95美元一加仑,我来美七年见过的最低油价。

我还在Costco买了两瓶红酒,预防失眠。

进入紧急状态一个礼拜,我在美国超市的囤货见闻



原标题:《进入紧急状态一个礼拜,我在美国超市的囤货见闻|三明治》

猜你喜欢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